丧尸肉O皿O子曰

旦那樣は,薬壳りです。

嗯……一开始我就认为药郎的发量就……差不多这么多吧……
用在现代PARO好像没问题……?我为什么画现代PA……因为可以放飞自我(不是)
大概……全黑白化也能看出来是药郎……?其实很神奇的是,虽然我本人审美清淡到了苦涩的地步,我喜欢的小哥哥(小叔叔?)们个个都是花里胡哨骚东西……我却完全没有介意……换句话说其实审美这么清奇还能貌美如花,说明真的是倾国之容了……(突然猛吹)
大概就是下雪了,然后我想画个在现世的多元文化下彻底成为原宿杀马特贵族(划掉)的药……

评论(2)

热度(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