丧尸肉0_o子曰

旦那樣は,薬壳りです。

不知道在画什么……(烟

比例都不大对(

阿琴看着伤心得质壁分离的阿爸突然想起来阿爸上一次伤心质壁分离是因为自己死活不肯穿这套衣服。
【官方不出皮肤有什么关系,反正你会自己帮我买,虽然你的品味比官方还差就是了。】
(滚!这是冒死从隔壁咪酱衣柜里偷出来的!
这个一滩的画风已经出不去了……

【那么问题就来了谁才是真男主】

【还是记下来吧……
把现实生活游戏化的世界观,人类相当于玩家,除了法师位其他都有,可以存档复活的,魔偶是由神(游戏制作者?)创造的NPC,用来补上法师位,死了就没了,但是NPC的AI也做得非常好,每一个NPC都有不同的个性和背景。
主视角是个女性魔偶,暂时认为是女主,和一个大概相当于男二的男性魔偶组队加入了一个本来由A国B国(民主派)两队玩家合成的队伍去攻占C国(很强势的专制派)。A国领袖是男主,B国领袖的儿子和是男主是竹马竹马,然而A国还有一个军医(男三)应该是天降。
注:我排男主女主和感情线一点关系也没有只是根据他们在剧情里的地位排的,毕竟男主随便和竹马还是天降都和女主CP感强多了。
这里女主负伤的时候有段初遇杀,是她还是个初等魔偶伤到残血被男二救活的回忆。那时候女主说:好痛啊,别救我了,你让我死了吧。男二回答她:只有活着才能说得出痛或者幸福啊,你看这满地的尸体(全是NPC),你以为他们说不出来的痛就不是痛吗?
总之战胜了C国,但是A国B国对接下来要怎么发展产生了分歧(其实就是分赃问题而已),A国认为要强制C国玩家迅速适应民主模式,B国认为要让他们保持原模式,于是女主站A国男二站B国就吵起来了。
不知道为什么男二突然说:你以为神创造我们魔偶是为了什么,为了让我们有权力决定人类该怎么做吗?他只是为了让剧本变得更血腥更精彩而已!
女主:即使我在想什么全是神让我想的,我也别无选择!
男二接近崩溃地吼道:是啊,神创造了这样的我,让我的世界只剩下了你,可他又创造了这样的你,让你只会考虑整个世界!
女主:……???
男二就把女主强上了(……)。过程略,我只记得事后男二一边帮女主戴上手套一边说对不起,女主就头也不回地走了。
之后就是内战,于是A国战胜B国,期间女主杀了男二。
男二整个胸口都碎了,临死前说:好痛啊……能不能救救我……
女主一边哭一边说:我并不讨厌你。
男二:你以后会不会想我……
女主:……不知道。
这时女主腹部一阵剧痛晕了过去,醒来的时候军医告诉她她怀孕了……是的她怀孕了……
这个梦的最后,战争结束时,女主的身孕已经能看得出来了,男主问她留下这个孩子的原因时,她说:他都不知道这世界还能有他存在过的证明啊。
(我差点是哭着醒过来的……好吧这个故事是不是告诉我们要善待NPC……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安详去世

镰梦汀:

这算是官方认证了不?【突然兴奋】

你问我这和中秋快乐有什么关系……

嗯……我就靠在门口看着这四个塑料花江湖骗子很快乐啊。(又是什么奇怪的组合名称……

我想画这四个成为室友的日常……(提前为这个房间R.I.P

……算不算是情头我不知道,反正在我眼里已经都是受了……

And I love what you do

Don' you know you are toxic


鉴于我这个人说坑就坑, 还是先画到哪发到哪吧……bug肯定是有的忽略就可以了嘛OvO……

不不不不愿意等我这个夕阳红画师产粮的都是小宝贝小可爱小天使……求你们给我打打call吧……(暴风哭泣

转载自:せん

【有生之年Z【我】还有在梦里打酱油的机会?!

【我他妈又梦见了啥!】
我还是上帝视角讲吧……大概是谜之国的世界观里……主角是一只可爱的边防军官,因为是和自然力联系密切的某国,各种自然力亲和的军官就养了一只品种不明的猛禽(也许是矛隼?)协助巡查和打猎(对不起啊食物问题得自己解决的),同时也是因为他一开始的巡查范围是北部荒凉的针叶林人太少了会疯的……
然后那只矛隼年龄太大挂了……挂了……小军官伤心地把老伙计埋在悬崖下(那是他出生的地方),第二年春天长……不是,石缝里多了一窝小矛隼,接下来就是人与自然系列狗血剧情,其中一只被兄弟姐妹挤到巢外被军官捡回家去养了,就养得异常地大,虽然有自行捕食的能力,不过还是和军官挤在一起的时间居多……
小矛隼大概两岁时(也就是差不多性成熟时)军官接到命令调去南方(温带)临时补差,本来应该把小矛隼留在北方找一只美丽的矛隼姑娘的,但是小矛隼已经黏上他了,无奈只能带走……作为一种怕热的鸟类,小矛隼竟然喜欢上了冷水和牙膏,也就是说,他学会了……冲澡和刷牙……一开始是军官为了降温帮他洗洗刷刷的,后来变成自行了……(我清楚地记得军官一脸懵逼看着矛隼浸在冷水里用爪子握着牙刷刷……喙说:你怕不是要成精了……就被泼了一身水)(记住这个flag)
虽然是军人但是军官桑确实是个男女通吃的美人,一到人口密集的南方就被一票男的女的有的没的看上了(他能怎么办他也很绝望啊),当然也有人打他家矛隼的主意……受到刺激的矛隼就真的成精了……成精了……可怜的军官只是躺在床上翻了个身,就看见赌气不肯和他一起睡的矛隼变成了大汉(划掉)精英男,还二话不说就把他上了……(性成熟以后的动物真的是精虫上脑)
另,从此冲澡的矛隼菌还学会了偷袭军官……

【你信不信做个梦还能有后续】
妈的糖都是骗人的!后期变成了玻璃渣把我的心都碾碎了!
对!玻璃渣了!
临时调任结束以后军官还是回到北境守他的大森林,同时和他的隼没羞没臊地……(是隼单方面没羞没臊,军官还是很害羞的)甚至更令人震惊的是隼还带着军官去见了家长……对,就是让隼被兄弟姐妹挤出巢不管的隼爹隼妈……
(注:私设世界观里动物与人能结合转化的关系也与自然力有关,也许可以遗传吧……
后来军官发现北境的领主谋反(也许是前代被流放积怨?),情急之下在给王都信报(是让信使送的)的同时还向西北隔海的邻国发信请求支援(让隼直接飞过去了……飞……飞过去了……)自己引开敌军被追上就枭首自尽了,断头了……
总之暴怒地带着援军杀过去的隼和迟钝的王军(……)会合了,平叛的事就这样解决了……
但是,等一下,我……我也不知道为什么大刀之后还有谜一般的强行HE,诸君还记得活在梦里的科学怪人【我】和Z吗……我终于算是知道他们大概在南北境交界处了……也不知道【我】和隼为什么认识,可能科学怪人就是会去研究各种非正常现象吧……我还知道了【我】的实验室资料库里不仅有科研类的记录还有各种玄学古老的自然力巫术记录(毕竟曾经科学和玄学是一体的),仅仅是【我】自然亲和力太低无法应用……作为兽人的隼完全有这样的玄学之力就这样把军官的头摁回去就就就……就复活了……只是一副受了诅咒的样子(有点类似古董玩偶……?),声带无法恢复,但要论智商可比我家Z高到不知道哪里去了……就这样成了镇北将军……?什么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