丧尸肉O皿O子曰

旦那樣は,薬壳りです。

这个手吧,是我拗着自己的爪子当对照画出来的,所以画得难看只能说明我爪子难看……
讲一个很冷的文字玩笑,本名里曰其实是约,我现在看着药这个字,越看越不对了。不知道该方还是该说妙啊(棒读)。
总之以后诸君要骂我,只要打一个“药”大概就是了(?)。
今天!终于可以早睡了!嘤!ಥ_ಥ

评论

热度(6)